银河国际网站www9992019下载- 主頁

行业新闻
央视调研澄海玩具产业:三个“没想到”
2023-04-26 10:45:56

澄海,地处粤东,原本是汕头所辖的一个县级市,后来已划入汕头城区。澄海面积不大,只有384平方公里左右,常住人口80多万,经过40多年的发展,这座小城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玩具礼品之都”,全国平均每10件玩具中就有5件以上出自这里。玩具业是中国传统产业中的一个典型代表,虽然听起来不够高大上,但承载着庞大的就业群体,且充满了巨大的升级空间。其实,像玩具这样的传统制造业目前在中国整个工业中仍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通过改造升级,提升传统产业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和竞争力,正是中国制造业正在努力的方向。记者调研前就听说澄海把玩具制造这个老产业“玩”出了不少新名堂,到了实地一看,果然有不少新发现。 

第一个没想到:

市场订单恢复如此之快

记者到澄海时,这里刚刚开完最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玩具博览会。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尽管展会已经结束一周多,城区内很多酒店依然爆满,大街上外地车牌屡见不鲜,外国采购商络绎不绝。在老城区的秀水路上的一栋大楼里,集中了当地5000多家玩具厂的样品展示位,虽然每家企业的展示面积只有几平方米,但因为种类繁多,便于选购,因此成为不少客商采购的第一站。大楼里有30多间洽谈室,但有时还不够用。因为等候的人数太多,展厅不得不启用了一套排队叫号系统。

采购商戴文·杰恩来自印度,这是他最近三年多来第一次到澄海线下采购。玩具展示厅里有超过30万款产品,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短短一天的时间,他见了100多家玩具供应商。玩具厂家销售员许喜顺排了3个小时,谈成了30箱玩具订单,这让他感觉收获不错。在另外一家玩具展示中心一楼大厅的墙上,挂着世界上七个不同时区的时钟,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他们现在都是三班倒,接待来自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采购商。

 

订单和客商来得之快出人意料,今年中国汕头(澄海)国际玩具礼品博览会3天时间里,共吸引了7万多人次观展,展会现场成交金额就30亿元。当地玩具行业人气之旺,就像澄海当地的潮汕牛肉火锅店里一样,热气滚滚。

玩具业加速复苏的同时,更深刻的变化也在发生。

首先是国内市场的采购量大幅提升,外贸订单的占比在稳步下降。刘玉芬是来自山东临沂的一名玩具经销商,在参加完今年澄海的玩博会后,她没有马上回山东,而是在当地逛起了玩具工厂。她告诉记者,自己做玩具生意有20多年,但这次在玩具工厂里,看到了不少新气象。“不看不知道,现在玩具产品的新颖性、科技性发展得太快了”。

除此之外,畅销的玩具品类和过去也有所不同。一家头部玩具企业的成交数据显示,针对低龄儿童的玩具订单量占比从90%下降到65%;主要面向成年消费群体的潮流玩具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潮玩”,占比从10%提升到35%。广东森宝文化实业公司商业运营总监蚁银瑶告诉记者,目前针对大人的玩具中有几类最受欢迎,第一类是科技科幻类产品,第二类是从传统文化出发,比如说角楼之类的建筑模型玩具,第三类是时尚潮流类产品,第四类是和艺术、节庆相关的创意类产品。而终端消费市场中毛细血管里的需求,也快速地汇集到上游生产的大动脉中。在澄海当地一家玩具企业的展厅中,记者注意到,标着“14+”也就是14岁以上标签的玩具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广东汕头市澄海区玩具协会常务副会长陈烽说,0—14岁以及16岁以下的孩童,是一直以来玩具产品主打的存量市场,15岁以上的这一部分,现在成了一个很大的增量市场,将成为玩具产业一个重要的增长点。


市场和订单恢复速度如此之快,不光让记者惊讶,也超出了很多玩具厂商的预料。他们说,过去,订单少了会发愁,订单多了也会发愁,因为很多时候订单来得急,但玩具生产很多环节靠人工,人力因素往往不稳定,因此造成产能不足。但今年订单来了这么多,很多玩具企业却不担心没法按时交货了。其中一个关键,就是玩具生产环节发生的新变化。

第二个没想到:

产业分工如此之细

在澄海一家今年新落成的工厂里,记者看到,通用积木件从注塑机中被源源不断地“吐”出来。高德斯精密科技公司生产制造中心总监洪嘉文说,现在是订单高峰期,工厂每天出库量是3000万到4000万个颗粒。它们的尺寸误差被控制在一根头发丝直径的五分之一以下,它们的颜色连续生产100批也基本上不会有偏差。这些积木会分别提供给澄海大大小小十来家玩具厂商。 

 

由专门的工厂代工积木零件,这种模式以前想都没有想过。当地有一家玩具龙头企业,总经理林泽哲就是澄海本地人,对当地整个玩具产业非常熟悉,他告诉记者,经过40多年发展,澄海已经形成了一个配套齐全的玩具产业集群,但是,集群里的不少玩具厂都是家族企业,过去习惯的做法就是有了生意,或者自己做或者找亲戚朋友做,从玩具生产到纸箱包装,各环节都想自己做,争取利润最大化。实际上,随着玩具产品的不断升级,对产品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对生产的专业化程度要求也越来越高。

前两年,澄海玩具产业出现了新玩家,他们参照芯片行业的模式,成立了积木制造的代工厂,制造环节全部由代工厂完成,更新设备和产线的任务,也从原来每家玩具工厂转移到了代工厂。代工厂不做品牌做品质,可以把获得的大部分利润专门用于提升积木生产环节的质量和效率。这种变革,其实是把高度细分和高度专业化的生产模式引入到传统玩具制造业当中来。汕头市澄海区玩具协会常务副会长杜克宏说,原来玩具厂60%的精力要用于制造,20%在研发,20%在营销,现在有了新模式,代工厂100%的精力在做制造,玩具厂100%的精力分成两个50%放在研发和营销,精力投放、资金集中肯定是要比原来那种旧的模式要跑得快。

如此看来,和澄海玩具行业类似,许多产业都可能像芯片产业那样发生变革,也就是从原来设计、生产到销售都由自己完成,到把生产环节外包代工,然后代工厂把大部分收入利润都投入新产线和新设备的建设当中,使得设备和产线的生产效率越来越高,并以极快的速度迭代。

作为世界闻名的“玩具礼品之都”,澄海玩具产业在40多年时间里增长了将近4000倍,年产值达到460多亿,广东提出制造业当家的发展战略后,当地提出,要在未来几年内把玩具产业做到千亿规模,并实现高质量发展,要真正做好这篇大文章,不光要重塑生产流程提升制造效率,更要依托于与制造业密不可分的服务业的充分发育。“功夫在诗外”,这也正是澄海加快制造业升级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第三个没想到:

制造业升级 功夫在制造业之外

在当地一个占地约50亩的科创中心,记者看到,每一层楼都有一项围绕玩具产业的专业服务,有的是玩具设计,有的是玩具检测,还有的是直播电商公司。何志远是一家玩具设计公司的负责人,几年前,看到当地众多中小玩具企业自身缺少设计能力,他决定成立一家公司,专门为这些企业提供设计方案。短短几年,就从最初几个人的工作室发展到拥有几十名专职设计师的设计公司。他说,玩具设计的核心是人的创造力,和玩具厂里的设计部门相比,专业设计公司聚集了一群喜欢设计、擅长设计的人,设计师在一起更容易互相激发灵感与创意,他们现在每年可以为上百家公司提供近千个玩具设计方案。

 

目前在澄海,玩具设计、模具研发、商贸物流、电商直播、质量检测、供应链管理等不同类型的配套服务机构达到上万家。记者发现,他们和玩具厂家的距离,往往不会超过500米,甚至有些就是“左邻右里”。为了打造与玩具制造相关联的服务业生态,当地政府瞄准提升公共服务水平与效能发力。针对玩具产业升级过程中急需知识产权保护的痛点,在澄海设立了目前国内玩具行业唯一一家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开展外观设计专利快速申请预审、外观设计专利检索、侵权纠纷快速维权。汕头(玩具)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主任陈顺利告诉记者,如果通过普通通道和平台申请专利,差不多需要三到五个月,但是通过快维中心这个快速通道,基本上是十天就能够得到专利的授权,这对整个产品的开发和销售意义非常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澄海目前有玩具生产企业1万多家,玩具产业产值去年超过460亿元,这个数字与全球头部玩具公司一年的营收相比基本相当。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折射出澄海玩具企业小而散的现状,澄海玩具要做大做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地一家国内品牌玩具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真正做到国内自有品牌是一个过程,过程是靠时间沉淀的,不是说今天讲一讲就能做到,但他对此非常有信心,相信通过努力,中国企业必将会跻身于世界一流玩具企业行列。 

 

这种信心和与信心相对应的努力在澄海随处可见。汕头市大业玩具塑胶有限公司总经理邱志宏笑称自己是澄海典型的“玩二代”,也就是玩具家族企业的第二代经营者。他讲述了自己从十几岁出国读书到现在负责家里玩具出口业务的历程,“我现在英文讲得比潮汕话还好”。今年玩博会前夕,为了招展,他密集出国联系海外客商,一个月内飞行里程超过10万公里。从他身上,可以清晰感受到澄海企业家群体涌动着的打拼精神。

最近一个时期,在国际分工调整中国企业是否还有优势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话题。在记者的采访中,关于产业转移可能带来的冲击的问题,很多企业说,单个的企业可能会转走,但是要转移走整条产业链,在目前看,难度相当之大。这就好比“你可以移走一棵树,或者是挪走一块草皮,但是想要搬走一片森林,乃至于整个生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正是中国制造业的韧性和底气所在。”(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